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故事网 > 搞笑鬼故事 >

男朋友结婚了,新娘却不是我

2021-04-27 15:07搞笑鬼故事 已看过

搞笑鬼故事 |  本文有3783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导读:热闹了一天的婚事,终于在下午时分落下了帷幕。被酒和赔笑折磨得有些头昏脑涨的新娘晓芬,回到了新房,躺在了新床上,只想动也不动,狠狠地睡过去。尽管很困,很乏,却不能睡

热闹了一天的婚事,终于在下午时分落下了帷幕。

被酒和赔笑折磨得有些头昏脑涨的新娘晓芬,回到了新房,躺在了新床上,只想动也不动,狠狠地睡过去。

尽管很困,很乏,却不能睡觉。

因为接下来还要跟新郎一块儿,拜会那些帮忙的邻里乡亲,也许还要敬他们一杯酒。

这里的习俗就是这样,非要把人闹腾个半死不活不可。

原来当一回新娘,是那么累。

当然,满心的,还有欢喜,更有对美好的未来的憧憬。

毕竟嫁给的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张玮,对以后的幸福,她有信心能够紧握。

想想,自己做这个新娘,也不容易。

没结婚之前,喜欢张玮的女人可不止她一个。

情敌之中,她记忆最深刻的,便是那个来到这个城市的打工者,齐允儿。

齐允儿长得并不漂亮,衣装打扮也俗里俗气,浑身上下都是地摊货,除了性格比较文静一些之外,看起来也没有什么能比得过自己的。

但是,偏偏张玮一度对她着迷,心魂都丢给了她,她的一颦,能让他忧郁三天,她的一笑,又能让他开心一整天。

如果不是自己想了法子阻止,也许现在穿着这一身雪白的新娘纱裙的,就不是自己,而是她了。

幸亏自己在追张玮的时候,用了心计,更用了巧妙的手段,逼得两个人不得不黯然分开,“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相见”。——这是齐允儿写给张玮的信里所说的,晓芬偷看了那封信。

计划得逞,张玮垂头丧气地过了很长一段日子,对任何事都心灰意冷,但晓芬知道,他必然有一天会走出阴暗,重见新的阳光。

新的阳光就是她,晓芬,因为她每天都会陪在他的身边,安慰他,关心他,向他传递着自己的真情。

她相信日久生情,也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和魅力,得到张玮的青睐。

跟齐允儿比,她长得很是漂亮,衣装打扮也都很鲜丽,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代步工具是鲜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连住的地方都是很多人艳羡的本市最著名最豪华的那个别墅区。

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齐允儿只不过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打工者,两个人比起来,一个就是在天上,一个就是在地下,这么明显的差距,还用比么?

现实之中不会有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的故事,因为现实中的王子只会生活在现实之中,而且很现实,不会生活在童话里。

张玮不能算是一个王子。

他出生在社会的中产者家庭,虽然一直是衣食无忧,但也仅此而已,并不能过太好的生活。

像他这样的男人,有野心向上爬,却并没有多大的实力来支撑起自己的野心。

除了自己的实力之外,他也需要在别的地方动动脑子,让自己表露出众的地方,才能让自己更进一步。

他发掘了身上的优点,就是他长得很是帅气,也很有男人的魅力。

靠着自己的相貌和魅力,他有绝对的自信,能够得到上流社会名媛的青睐,让她们芳心暗许,而自己坐收各种扑面而来的“利益”。

晓芬便是受到了他的“蛊惑”,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他的女人。

而有着那么多的名媛对自己的青睐,他不想变成一个王子,似乎也很难。

但这样的一个完全能够靠着自己的相貌和魅力进入上流社会的男人,偏偏忽然犯了浑,要舍弃众多的娇花,去采路边的野花。

野花当然是指齐允儿。

而在感情的赌注上,晓芬怎么肯输给什么都不如自己的齐允儿呢?

她当然要想办法,让自己心爱的男人“回心转意”。

——她不仅有名媛的高贵和美丽,也有贵族人物的聪慧和狡诈。

不费吹灰之力,她便拆散了那一对相爱却不能相守的鸳鸯,而且做得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她也始终是站在局外人的位置,没有让自己沾染上一点儿“不利”。

她做得很绝,对一个视贞操如生命的女人来说,也绝对是致命的。

——她花了大价钱,找了一个风流的男人,让他“邂逅”了齐允儿后,使出浑身解数,把齐允儿骗上床,并拍下裸照,留作以后作为“把柄”,始终克制自己的情敌。

齐允儿在遭遇了那一晚不幸后,便在出租屋里割腕自杀了。自杀前,她还给张玮写了一封“绝情信”。

留下的裸照没有任何用途,她全都烧掉了,免得自己落下什么“把柄”。

比自己想象的结果还要完美,张玮不可能不“回心转意”,她付出的,也终将有所回报。

现在,她已经穿上了新娘装,也已经正式成为张玮的新娘。

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所谓的张太太了,是一个幸福的妻子,以后有了爱的结晶,也会是一个幸福的母亲。

仅仅随便想一想未来,她便觉得内心是充满甜蜜的,一切也都是美好的。

入夜了,一切该做的都做了。

关上新房的门,房间里只剩下了这一对玉人。

醉醺醺的张玮走到了床边,很想躺下去,却被晓芬拉住了身子。

然后,很温柔地为他揉了揉肩,捶了捶背。

“忙累了一整天,辛苦你了。”她体贴地说道。“今晚,我会好好地伺候你的。”

而他却说出了一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今天在酒席上,我看到她了。”

“她”是指谁,晓芬自然明白。

但是,她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了。

“怎么可能?——你是什么时候见到的她?”她坐在了床边,他的身边。

“我们向亲朋好友敬酒的时候,——难道你没有看到她?”

“她在哪一桌上?”

“就在你我都熟识的老朋友那一桌上。”

她想了又想,怎么也想不出那一张与齐允儿相似的脸。

她当然不会相信她会出现在这里。

张玮不知道齐允儿已经死了,她知道。

——她也是故意瞒着张玮,不让他知道的。

“你见到了她……她对你说了什么?”

“她对我说,男朋友出嫁了,新娘却不是她。”

“那个贱人……她还对你说什么?”

“她说,今晚,她会来这里找我。”

“这里?这个新房?”

他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的洞房,她为什么要来?”

“她说,她要跟我结一次婚,让我成为她的一次新郎。”

“痴心妄想!——你答应她了?”

“没有。但是,我也没有做别的表示。”

“什么意思?”

“……我希望她今晚会来,我……我想见一见她。”

“你想让她成为你的新娘吧?”语气满是冷嘲热讽。

他沉默了。

但是,此时,他的眼睛却放出了光芒。

醉意全无,精神焕发,那完全是有情人看着情人的目光。

——他以前从没有这么看过她。

“允儿,你来了……”他竟然这么对她说。

她很是生气,“你看好,我是晓芬,不是那个贱人。”

但他依然范痴,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会让你成为一次我的新娘,让你无憾地离开。”

她给了他一巴掌。

“酒喝多了吧?我只当你是酒后胡言乱语,但是……现在你该醒醒了。”

他却猛地抱住了她,紧紧地,“允儿,你穿着雪白的婚纱,真的很漂亮。今天,在我的眼里,你是最美丽的女人,是最美丽的新娘。”

怎么能容忍自己的男人抱着自己却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她气得怒火中烧,狠狠地推开了他。

“你要是再犯痴,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她发了狠话。

而他不闻不问,“我这么说,你是不是不信?那好,我拿个镜子,让你照照。——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你一定会相信我所说的话的。”

这么说着,他果真去拿镜子了。

镜子就在梳妆台上,离床不远,他走了过去,拿了镜子后又转身走了过来。

然后,他把镜子放在了她的面前。

“你看看,你仔细看看,现在的你是不是最美丽的?”

她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然后一脸的恐惧。

睁大眼睛仔细看,她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

——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她的。

——分明是齐允儿的一切,连眼神都那么像。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会拥有那个死人的一张脸,拥有那个死人相貌上的一切特征?

她是晓芬,不是齐允儿,——她相信自己就是晓芬,至少现在她的思想依然是属于自己的。

但是,镜子中的自己……不敢承认这是真的,但是那个人,分明就不是自己。

她看着张玮,声音颤抖地问道:“我怎么会变成齐允儿那个贱人的样子?”

他却是不解,道:“允儿,你就是你自己啊。你没有变,还是我喜欢的那个样子。”

“不,我是晓芬,我不是齐允儿!”

“但是,现在的你,就是齐允儿,——你骗不了我的,你的这个样子,怎么能骗得了我的眼睛?”

是啊,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事呢?

晓芬快崩溃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晓芬会变成齐允儿?这一切难道都是真的?但她明明就是晓芬啊,怎么可能是齐允儿?

难道……齐允儿今晚真的来了?她是要做一次张玮的新娘,所以才来的?

但她是一个鬼,想要真的做一次新娘,必然不可能以自己鬼的身份现身。难道她附了自己的身子,所以自己才会拥有她的样子?

做鬼还想做一次张玮的新娘,实在是可恨。她晓芬的新郎怎么能被别人抢了去?——即便那个“别人”,并不是人。

晓芬又给了张玮一巴掌,狠狠地。“我告诉你,齐允儿那个贱人已经死了,她是不可能过来,做你的新娘的。”

又挨了巴掌的张玮,讷讷地说道:“其实,我知道,我知道她已经死了。”

“什么?你竟然知道?”

“是她告诉我的。她说,她被一个男人强奸,不堪忍受失去贞操的屈辱,就割腕自杀了。”

“……”

“临死的时候,她故意给我写了那一封绝情信,希望我不要再想她,忘记了她。”

“……”

“但是,今天她出现在了酒席上。她告诉我,其实,她始终是爱着我的,她很想做一次我的新娘,做梦都想。”

“……”

“我当然希望做一次她的新郎,哪怕我们人鬼殊途,我也想做一次。所以,我答应了她,也希望她今晚会出现在这里。”

“……”

“她果然出现了。你变成了她,或者说是,她附了你的身,今晚,你就是她。”

“不,我不是……我是晓芬,我不是齐允儿。”

“但过一会儿你就完全是了。她会先占用你的身子,然后再占用你的思想,直到你完全变成了她。”

“不,我不能让她侵犯我!她是一个贱人,怎么能侵犯了我这么一个高贵的女人?”

“高低贵贱,在鬼看来,没有什么区别。人就是人,如此而已。”

张玮走到床边的桌子旁,倒了一杯酒,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放入了酒里。

然后,他捧着酒,走到了晓芬的面前。

“药是允儿给我的,她让我敬你这一杯酒。她说,喝下了它,待会儿你就不会感到痛苦。如果你不喝下,你将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你是爱她的。你一直都是爱着她的,对不对?”

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她彻底绝望了。

“好,我喝。今晚是你和齐允儿的洞房之夜,我晓芬愿意昏迷过去,给你们这一次成为彼此的新郎新娘的机会。”

说罢,她便喝下了酒。

看着她喝下了酒,他的嘴角挂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而她只是苦笑,“男朋友结婚了,真正的新娘却不是我……”

然后,她倒了下去。

重又醒过来的人,已经不再是她,而是一个真正的齐允儿。

张玮紧握着她的手,说道:“允儿,你终于复活了。——你不走了吧?”

齐允儿说道:“她喝下了那杯带药的酒,便是真的死了。从此以后,这个身体便是我的了,我也就死而复活了。”

“我不希望你再离开我……”

“不会的。今夜,我就是你的新娘,今夜之后,我便永远是你的妻子。”

“但是,辛苦你了,你在白天必须化名为晓芬。”

“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我愿意欺骗世人一辈子。”

他抱紧了她,满身心的欲望。

她投入了他的怀里,温柔似水。

从此以后,白天,齐允儿会化身为晓芬,生活在属于晓芬的那个世界里,晚上,她恢复自己的模样,依然以自己的真实面貌,与张玮生活在一起。

——谁说现实之中没有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说了这样的话的人,倒是变成了灰姑娘的“水晶鞋”。

Introduce:lively marriage of a day, fell in next midday time eventually heavy curtain. The bridal Xiao Fen that is tormented to get a little dazed head to go up by wine and smile obsequiously, returned bridal chamber, lie on new bed, want to move only also do not move, firm firm ground sleeps. Although very tired, very lack, cannot sleep however. Because follow bridegroom even next at the same place, the neighborhood villager that visits those help, perhaps respect a cup of their wine even. Here consuetudinary namely such, must roister the person half-dead cannot. Become bout bride so, it is so tired. Of course, have one's heart filled with, still have jubilate, have the longing of pair of good future more. What marry after all is the man Zhang Wei that he like, to the following happiness, she has confidence to be able to be grasped. Want, oneself become this bride, not easy also. Before marrying, the woman that likes Zhang Wei but more than she is one. In rival in love, her memory is the deepest, it is that work person that comes to this city, qi Yuner. Qi Yuner grows pie-eyedly, garment dresses up also in common Philistine, it is ground booth goods up and down all over, compare besides disposition a few more gentle and quiet besides, also can be compared so that cross oneself without what it seems that. But, unluckily Zhang Wei is opposite for a time she is infatuate, heart soul lost her, her knit the brows, can make him blue 3 days, laugh her, can make him happy again daylong. If not be oneself thought method to prevent, perhaps wearing the bridal gauze skirt with this snow-white a suit now, not be oneself, however she. When fortunately oneself are chasing after Zhang Wei, used calculation, more used clever method, force so that two people must part cloudily, "Evermore, also do not meet again " . —— this is Qi Yuner writes the place in Zhang Wei's letter to say, xiao Fen peeked that letter. The plan succeeds, zhang Wei passed crestfallenly very a paragraph long day, to anything heart grey meaning is cold, dan Xiaofen knows, he can be walked out of one day necessarily dark, see new sunbeam again. New sunbeam is her, xiao Fen, because she can be accompanied everyday,be beside his, comfort him, care him, delivering oneself the real situation to him. She believes with the passing of time lays condition, also believe oneself have this actual strength and charm, gain Zhang Wei's favour. Follow Qi Yuner to compare, it is beautiful that she grows very, garment dresses up very bright also beautiful, it is famous brand up and down all over, tool of ride instead of walk is vermeil farad benefit racing bike, the place that lives repeatedly is a lot of people admire admire this city is the famousest the costliest that individual villa region. She is the princess that stand high above the masses, qi Yuner just is the work person that lives in social ground floor, two individual comparing rise, one is in namely the sky, one is in namely underground, so apparent difference, still use compare? In reality not

总结篇

阅读一本好书,愉悦一个心灵。和孩子共同阅读,与孩子一起成长是一件幸福而美好的事。我们携手行走在亲子共读的路上,让书香陪伴孩子快乐地成长,让书香润泽孩子诗意的童年,让我们共同体会亲子阅读带来的向善向美向好的改变。或许你们已经感受到这些改变

Tags:

上一篇:天衣无缝

下一篇:老婆婆的诅咒

广告位
    广告位

故事推荐

都市怪谈之交换
    广告位

故事大全